儿童故事

爱情的几分味道 感人故事

感人故事土凤凰供稿

爱情总是期盼着甜蜜幸福,爱情的几分味道吃了才知道,小编为大家准备了相关的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爱情的几分味道

他第一次遇见她是在春末夏初的校园,那时阳光灿烂,和煦而温暖,林荫道的枫树正茂盛成长,嫩生生的叶面就如同她十六七岁的脸光洁匀润.

有人呼唤她,她回头粲然一笑,恰巧他捕捉到了她脸上的笑意,明亮的眼眸,眉梢里满是欣喜,白白的整齐的牙齿随着优美的弧线绽开,阳光在她脸上跳跃,就好像春天在她脸上一样.他从来没见过笑得如此灿烂好看的女孩子,只是忽然间想起一句古诗:回眸一笑百媚生.

彼时他们还处于黑暗的高三,日复一日铺天盖地的练习和昏天暗地的考试让他觉得如此疲乏无力,她清新明媚的微笑在这样黑暗无趣的背静下无疑给了他一剂强心剂.

尽管高中时学校明文禁止恋爱,但他还是偷偷地恋上她了,而她也是喜欢他的,于是彼此的欢喜在黑暗的高三偷偷蔓延开来,如暗流涌动.

后来,她考入了医学院,几年后成为了一名素面朝天医术精湛的医生.而他也经过几年的历练也由当初的青涩少年逐渐成长为成熟持重的男子,顺利进入机关工作.期间,他们和其他情侣一样有过争吵欢笑,在枫树绿了又黄了黄了又绿了的第六个年头,他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四年后,在一个枫树黄了的上午他们离婚了.

离婚的理由很简单:彼此容忍不了对方在饮食上的口味.

她是医生,职业因素的使然让她从来不吃路边烧烤不去没有消毒柜的餐厅吃饭,她的理由是:那些食物和餐具不干净.另外,她还不吃也不允许他吃太烫太辣太油太咸太过刺激的食物.日日清汤淡水,整日一袭白衣不施粉黛,令爱重口味他觉得她的寡味甚至是乏味了.

他是机关公务员,手握权力,求他办事的人如过江之鲫.经常性的应酬,今日东家,明日西家.偏偏他是重口味,生猛海鲜,红油麻辣,煎煮烹炸,全都入了他的海口,吃香喝辣惯了的他无法忍受她在家做的那些清汤淡水.

他与她沟通过,但她有她自己的理由;为了健康.一次又一次的忍耐令他再也忍受不了了,他开始不在家吃饭,刚开始是一顿两顿,后来索性一日三餐都在外解决.而他们间的交流也越来越少,深夜回家见着她从刚开始的"吃了吗?"吃了,吃什么了?"到"吃了吗?"到最后连问也懒得问了.

终于,他们的夫妻关系在他应酬回来的一个夜晚终结,长久的冷漠与积怨在失去理智的一瞬间如决堤的洪水喷涌而出,偏偏两人都如倔强而不愿彼此屈服的孩子,两人一夜未言.

第二天,两人去民政局把大红的结婚证换成了深绿的离婚证.

由喜庆的结婚证到冷漠的离婚证,他们的婚姻走了四年.

由陌生人到情侣,到夫妻,再由夫妻回到陌生人,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十年悄然已过.

恋爱时,爱情-是她脸上的笑意,是沉浸满心的愉悦和欣喜.

为爱走天涯



义无反顾地奔赴,在爱情里既勇敢又俗气。虽说没有飞蛾扑火那么壮烈,但前途未卜也好不到哪去。周雨欣和田宁两人全身上下加起来的家当只有七千块钱。这点钱在小城市还能存活一阵子,去上海可以说分分钟被灭。

家里已经给周雨欣张罗了合适的工作,安安稳稳上班日子特别舒坦。可田宁当时想去上海闯一闯,毕竟那儿有着比小城市更丰富的工种,在小城市,招网络运营的公司屈指可数,他一个计算机专业毕业的人简直无用武之地。

在大多数人眼里,田宁想闯闯的想法就是不安生,与小城市的氛围格格不入,天天有人在他耳边念叨现实点,身边没有一个人支持他的想法。

周雨欣觉得,别人都觉得田宁想法天真,她绝对不能再插上一把刀,那无异于雪上加霜,作为女朋友,她应该支持他。于是,她就真的收拾包袱,跟着田宁去了上海,刚开始只能住最便宜的房子,当时想要个有窗户的房子简直是天方夜谭,两个人挤在几平方米的小房子里,泡着两碗泡面,上面压着两根香肠。

周雨欣原本想着在上海生存并不是问题,可应聘、面试、落选、再面试……十几份工作面试以后,周雨欣终于体会到了社会的残酷,这世界果然不是有情饮水饱,没钱一切都是空屁。

两周后,周雨欣在面试中就当下的新媒体趋势与面试官有着超级一致的想法,聊天非常投机,面试官当即敲板,让她下周准备来上班。于是,周雨欣找到了她的第一份工作。

可是相较于周雨欣的积极,田宁却显得分外消极,刚开始收拾整齐的面容,如今愈发显得邋遢,那些壮志豪言再也说不出口,嘴里经常唠叨的就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周雨欣多劝几句,田宁的脾气就上来了:“连你也看不起我是不是?”

周雨欣想不通,原先那么温顺的一个人,意志被消磨之后竟会变成这副模样,最后她也不劝,顶多在他出门之前帮他整理好领带,说一句:“GOOD LUCK。”

她总相信,好运会眷顾每一个人,只要足够努力。在公司里,她仅仅是做一些最基础的资料收集,后续流程跟踪的工作,繁杂而又琐碎,但又不能掉以轻心,薪资又少得可怜。尽管这样,她还是乐呵呵地完成每天的工作。

在她拿到第一个月工资的时候,田宁也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在一家游戏公司做程序员。

周雨欣想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换间有窗户的房子,早晨的时候阳光可以照进来。有阳光,心情就好。



其实周雨欣很长一段时间不能适应快节奏的生活,毕竟习惯了小城的生活,就如那山泉流水一般慢悠悠的。在拥挤的上海,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浪费一点时间心里都升腾出罪恶感来,有时候半夜惊醒,她总会有些恍惚。然而每一步都是她自己选择的,关于爱情,关于事业,她再没回头之路。

在小城市里,繁复的人际关系是事业的碍脚石,而在上海,似乎是越努力越幸运。周雨欣渐渐爱上了这里,爱上了工作。

她愈加勤奋,总是加班到八九点,赶在最后一班地铁停运之前下班。

“我等你夜宵半天了,怎么这个点才回来?”她特别期待加班回家能听到田宁一句问候,或者一个暖心的拥抱,但是她没想到,他的言语之间竟然还有责怪。那天她累得慌,懒得说话,将那盒炒面往桌上一扔,整个人瘫倒在床上:“以后要吃自己买。”

田宁似乎意识到周雨欣的疲倦,语气软了些:“还要加班几天啊?”

“反正不换岗,就现在这副模样了,田宁你可千万好好干,工作上别出幺蛾子。”周雨欣是真担心田宁,按理说田宁也应该忙吧?可他每天回家后很少碰工作的东西,总是打游戏,聊天。

周雨欣这话才说了没多久,田宁就被炒鱿鱼了,据说是因为他的关系导致项目出现非常大的漏洞,他只能卷铺盖走人。然而,这份工作已经是他到上海以后换的第三份工作了,前面两次最多维持两个月,好不容易这份工作做得久了些,马上又被踹了。

“田宁,我一个人撑不起咱们的生活,你能不能上点心。”这次周雨欣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失望,那个积极上进的田宁似乎消失不见了,她现在看见的田宁,周身都是负能量,而且从不检讨自己的错误。

“那是他们有眼不识珠,我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工作。”

“你得是明珠,才有人能赏识你,你是吗?”周雨欣泼了他一头的冷水。

“就连你也不信我?”田宁诧异。

周雨欣长长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假如不信田宁,她怎么可能荒唐地放弃小城快要拥有的一切,选择义无反顾奔赴,只是因为她对他有足够的信任,对他们的爱情有信任。可就在她奋力拼搏的时候,他却一次次地后退,而他自己却浑然不知。



失业后的田宁,刚开始还会在招聘网上投递简历,但大多数都石沉海底,偶尔有几个面试也都失败而归,后来干脆就放弃找工作,成天在家里打游戏。

他们的生活失去了重心,那天周雨欣砸了路由器:“你毁掉自己的人生没关系,别捎上我。如果你来上海就是为了窝在出租房里打游戏,还不如回你家继承你爸的饭店,当个厨师好了。”

周雨欣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田宁愣住了,弯下身子捡起被砸坏的路由器。从那天开始,田宁变得愈发沉默了。

田宁再找工作的路并不顺利,因为公司都会看之前的任职经历,他总是短时间跳槽给人非常糟糕的印象,所以基本没有公司给出OFFER。事业面临危机,爱情似乎也不如意,好几次他都看见同一辆奥迪车送周雨欣回来。

“那人是谁?大晚上还愿意送你?”

“同一幢大楼工作的朋友,刚好他的公寓在这附近,我蹭了几次车。”

“你不会是为了想要留在上海,特地找了个有钱的上海人吧?”田宁刚说出这句话就后悔了,虽然脑子里有这样的想法,但说出来就完全变味了。

周雨欣的瞳孔渐渐放大,有些不可置信:“你说我找有钱人?嫌贫爱富?我要真有那个心思早就换了有阳台的屋子,还用跟你挤在这破屋子里消磨时间?”

争吵一触即发,两人心里积攒的诸多怨气在这会儿一股脑地发泄了出来,闹得周边邻居都来敲门劝和。

最初那么相爱的人,在琐碎的油盐酱醋茶的日常生活里,热情一点点消磨,情趣全无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互相埋怨。

夜幕下,她一遍遍捶打着他,他像个木桩似的站着动也不动,忽然,他张开肩膀将她揽进怀里,他紧紧抱住了已经哭得声嘶力竭的她。

他那么敏感,那么在乎,就是害怕失去她。


“你真的不愿意跟我回去吗?”田宁想离开上海,可是他又放心不下周雨欣。

她微笑着摇头,即使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但她一点也没有表露出来:“田宁,我想有些时候熬一下就过去了,你现在做了逃兵,以后还会继续做逃兵。”即使最后的挽留很无力,周雨欣依旧想要努力。

田宁愣住,苦笑了许久,“那我再试试。”

毕竟当初是他带着周雨欣离开了安逸的城市来到这里奋斗,如今怎么可以丢下她一个人在这里?他只能暂时断了回家的念头。

田宁戒了游戏,去物流公司找了一份工作,每天起早贪黑,每天完工回家时已是筋疲力尽,再吃上周雨欣特地为他准备的夜宵,一天倒也过得舒畅。只是物流行业,工资有些不稳定,大多数时候工资只有周雨欣的一半。

“奋斗了这么久,还是没有让你住上有阳台的房子。”田宁看着卡上余额,有些沮丧地说。

周雨欣挽过他的手臂:“有你就够了!”

经历过颓废,才知崛起不易,一步步艰难地走着,总算是得到了领导的赏识,职位和薪酬都有了提升。

他们换房子是在两年之后,在十二楼,有个小小的阳台。

搬家的时候,周雨欣不小心翻到了三张上海开往老家的火车票,每张票的时间大致相隔一周,然而这三张都成了废票。原来,曾经的田宁是真的很想当逃兵,但抵不过他对周雨欣的爱,留下来再拼搏,终究是成功了。

小小的阳台上,他握着她的手靠在栏杆边,夕阳照射下来,拉长了他们的身影,这一刻,静谧非常。

幸福的配角

初次见她,他便悄悄喜欢上了她。她高挑、开朗,不经意间冲他轻轻一笑,他的心便像风中的帆,幸福鼓鼓胀胀地快要溢出。

 

她是那样优秀,像一个高雅的公主,走到哪里都能吸引所有惊艳的目光,而他,默默无闻,如家乡无数矿井中一个普通的煤块。

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炙烈的爱恋。

从此,她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发生在她身边的一切细碎的琐事,包括她自己都轻易遗忘的,他都一点一点地拾起来,夹在记忆的日记里,像风干的蝴蝶,越来越美丽!

她恋爱了,男友是一个英俊又阳光的小伙子,他们出双入对,如同一对璧人,站在一起,是那样的般配。

她第一次品尝爱情的甜美,整个人变得神采奕奕,如一只五彩斑斓的风筝,只要有风轻轻一送,马上就可以飞上天空。

他只能躲在她不曾注意的地方,悄悄地注视着她。虽然心里装载了满满的失落,但是,看到她如此开心,像一朵开得正艳的花儿,他竟然由衷地替她开心。只要她能够一直这样开心幸福地生活下去,即使饱受失恋的折磨,他也是心甘情愿的吧?

只是,看似无懈可击的爱情往往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崩裂。也许是因为她太优秀了,优秀得像一棵树,遮住了所有的阳光雨露,让她身边的小草没有喘息的机会。在她的优秀面前,男友始终感到有巨大的压迫感,终于在某天无法忍受,义无反顾地退缩了。

爱情以最甜美的姿态开头,结束时,势必用最撕心裂肺的方式。

第一次品尝失恋的伤痛,她像一朵失去水分的花,一夜之间苍老憔悴,看了让他莫名地心痛。

他多希望这个时候可以陪在她身边,借自己的肩膀让她依靠。然而他知道,她是如此高傲而又坚强的女子,她的伤,只能她自己慢慢地疗。

有时候,体贴地躲在一边,恰恰是对一个人最用心的呵护。

好在,她一直坚强,坚强地走出情感的阴影,如花的笑容重新绽放在她自信的脸上。

他长长地舒一口气,由衷地替她感到高兴。

他想,也许,他可以试着走进她的生活。

只是,经过这一场情感磨难,她却再也不相信感情,高调地撑起独身主义的大旗,将一切真诚或不真诚的恋情挡在门外。

而他,却是没有理由不结婚生子的。年龄一天天大起来,父母急了,亲友急了,介绍对象的人一拨接着一拨。

只是,他心中早已驻进了一个她,再也没有任何空余的地方可以装下别的女人。对待感情,他信奉宁缺毋滥。

而这,也是她一直信奉的教条。

十几年的时光,居然就在这样的暗恋中一点点的消耗,转眼,他和她都已年近不惑。十几年的等待,他从来没有觉得苦,无论是嘈杂的人海中还是夜深人静的时刻,只要一想起她,想起她爽朗的笑,他的心便瞬间被幸福填满。

他看着她一点点成长,看着加持在她身上的光环越来越多,而他,始终是那样地平凡,那样地默默无闻。

他的爱像润物的春雨,虽然看似稀松平常,但因了天长日久地坚持,总有一天能浇灌出爱情的花朵。

她终于感受到了他默默无闻的关爱,他们的爱情之花终于慢慢地绽放。虽然绽开的时间有点晚,已经错过了最美好的青春年华,但是,有什么关系呢?爱情,不论什么时候摘取,都是美丽的。

她依然是那样优秀,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而他,宁愿站在她高挑的身影投下的阴影里,温婉地看着她,幸福地笑着。

她的优秀,注定了所有和她在一起的人,都必定会成为配角。但是,他不介意,只要心里爱着她,就算做配角,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配角。

婚礼上,2。06米的她比1。9米的他高出了很多,他们并不是外形最和谐的夫妻,但是,他牵着她的手,高昂着头从宾客面前走过,无视各种各样的目光。

他激动地说:今天并不是我梦想成真的结束,而是一份幸福生活的开始!

他坚信,他一定能够给所爱的人幸福,一定能当好她生活中的配角!

他的名字叫徐庆华,他的新娘是女篮名将郑海霞。

意外的团圆

在瑞典法伦,一名年轻矿工亲吻着他年轻漂亮的未婚妻说:“在圣卢西亚宗教节日上,牧师将祝福我们的爱,我们将成为夫妻,开始营造我们幸福的家。”

“愿美好的爱情永远与我们在一起。”他可爱的未婚妻甜蜜地笑着说,“你是我的一切,没有你,我就不活了。”

 

第二天,当年轻人身着黑色矿工服(每名矿工都为自己的葬礼做好了准备)路过未婚妻家时,他一如既往地轻轻敲了敲她的窗子,向她道了声早安。但到了晚上,她却没有听到他向她道声晚安,因为那天他没有从矿上回来。那天上午,她精心为一条黑色围巾镶了个红边,那是她为他在婚礼上要搭配的衣服准备的。看他那天没有回来,她就将围巾收了起来。

就在那天,葡萄牙的里斯本市发生地震,整座城市被地震摧毁。此后发生了很多事情:“七年战争”;弗兰茨一世皇帝去世;耶稣会被解散;波兰被瓜分;奥地利女君主玛丽亚·特利莎离世;施特林泽被处决;美国独立;法国和西班牙联军攻占直布罗陀失败;土耳其人将斯坦将军关进匈牙利的维特拉尼洞穴;约瑟夫皇帝魂归西天;瑞典国王古斯塔夫攻克芬兰;法国大革命到来,连绵的战争开始,皇帝利奥波德二世被埋葬;拿破仑打败普鲁士;英国人轰炸哥本哈根……但农夫照样在田里耕作,磨坊主照样在磨房里碾磨玉米,铁匠们照样挥舞着铁锤锻造工具,矿工们照样在地下挖掘。

但在50多年后的1809年,在圣卢西亚宗教节日期间,瑞典法伦一座煤矿的矿工极力在两个通风井之间打开一个通道时,从275米深的地下碎石和硫酸盐水中挖出一具年轻人的尸体。不知道浸泡了多少年,尸体没有腐烂,还保持完好,所有特征和年龄仍清晰可辨,犹如一个小时之前刚刚死去或工作累了在打盹儿。然而,当他们把他送到地面上时,他的父母、亲朋好友都早已过世,没人来认领这个“睡着”了的年轻人,也没有人记得他的遭遇。直到与矿工海誓山盟过的老妇人来到,人们才知道他是谁。白发苍苍、弓腰驼背的老妇人拄着拐杖,蹒跚地走向躺着的尸体。她一下就认出他就是她当年的新郎。没有悲痛,而是极度欢喜地,她一下跪倒在日夜思念的心上人的棺材跟前。长久之后,她才从强烈的情绪波动中恢复过来。“他就是我的未婚夫,”她终于说,“在过去的50年中,我一直在默默为他哀悼。现在,上帝可怜我,能让我在死之前再看上他一眼。就在我们要举行婚礼的前一周,他下到地下,从此再也没上来。”

当看到容颜已逝、毫无力气的老妇人就是当年风华正茂的年轻人的新娘时,在场的人们都被她的悲剧感动了。50年后,年轻时的爱情烈火在她心中重新点燃,可他却没有张开嘴朝她笑一笑,也没有睁开眼睛看她一眼。作为年轻人唯一的亲属和唯一认领他的人,老妇人最终在矿工的帮助下,将未婚夫的尸体抬到她家。矿工们连夜在教堂墓地为他修建了一座坟墓。

第二天,坟墓就修好了。矿工们来到老妇人家抬死者的尸体。这时她打开棺材,将一条镶着红边的黑色围巾放到尸体上,然后,她身着最好的节日礼服来到墓地——这不像是未婚夫的葬礼,俨然是她的婚礼。就在矿工们将棺材往坟墓里下葬时,她说:“你自己好好在冷冰冰的婚床上再睡上一天、一个星期或更长时间吧!我还有几件事没有做完,做完后,我很快来找你。这一天很快就要到来,耐心等着我吧,亲爱的!”

“在告别尘世时,尘世曾经给予你的一切将不复存在。”她自言自语地说,然后慢慢离开墓地,恋恋不舍地再次回头朝埋葬着心上人的坟墓看上几眼。
    为你推荐